Vương Đình Chi giải Thái Vi Phú》- Bản Chữ Hán
[Tử vi đẩu số] Vương Đình Chi giải -Thái Vi Phú - Chữ Hán
Hình minh họa

前言情

王亭之前曾据《八喜楼钞本》解《太微赋》,收于《斗数四书》中。今复据民初石印本,为《斗数全书》选注,故赋文即不同于钞本。钞本虽可贵,但由坊本之改动,亦可见斗数在江湖流传,于是即有增删改易。午未火
此次作注,亦稍用江湖流传的说法,读者可以跟《斗数四书》中的批注作一比较。此非谓江湖流传的说法优于旧解,实为保存一点江湖流传的痕迹,因为时至今日,许多谈斗数的人,已连古代的江湖流传亦不知,于是私心臆测,但求哗众,所以清代的江湖流传,亦有参考价值。紫聚
情星紫
斗数至玄至微,理旨难明,虽设问于百篇之中,犹有言而未尽。运酉
寅感未
注解:﹝释﹞本篇《全书》列为首篇,实未合,依《全集》本,此篇列在《诸星问答》之后,始合体例,所以才说「虽设问于百篇之中」,亦即《太微赋》实为《诸星问答》的补充,补其「犹有言而未尽」之意。「太微」为星垣名。我国古代天官将天星分为三垣,太微垣为五帝座之所居(天市垣则是百姓万民之所聚),所以术者即用其名来比附紫微帝座。斗数所用,全属虚星,且北斗七星完全与太微垣无关,由是即知其比附之意。感财

至如星之分野,各有所属,寿夭贤愚,富贵贫贱,不可一概论议。官

注解:﹝释﹞此处说「星之分野,各有所属」,即已透露「六十星系」的消息。斗数以星系为「分野」(领域),六十星系必居固定的星垣,如凡「紫微独坐」必居子、午;「武曲、七杀」必居卯、酉,此即星系的分野。「六十星系」为中州派的秘传,王亭之将之公开之后,斗数家纷纷采用,在此之前,术者唯依各别单星推论,不知每星系有其特殊意义,但亦有人怀疑,六十星系之说何以不见于《全书》?其实,若明本赋此句,即当不复怀疑,若不用六十星系来解释,就不能说斗数诸星之「分野」。爻
禄八
其星分布一十二垣,数定乎三十六位,入庙为奇,失数为虚。座辰
丑土斗
注解:﹝释﹞传统的说法,由子至亥,即一十二垣。星系入十二垣,各有庙、旺、陷,是故即成三十六位。斗数的「斗」,指星系而言;「数」则指诸星的庙、旺、陷。有些斗数家,将诸星分野分为庙、旺、得地、利益、平和、不得地、陷,一共七种情况,中州派则只说四种:庙、旺、利、陷,其中的「利」相等于平和(不凶也不吉),如是能产生影响者,便仅有庙、旺、陷三数。由这句赋文,即可知中州派传授实为正统,否则即不能说为三十六数。但亦可将「六十星系」视之为数,因为六十星系的结构已包括庙旺利陷在内,所以不如说「数定乎六十位」(据记忆《八喜楼钞本》即是如此)。字辰
主命曜
大抵以身命为福德之本,加以根源,为穷通之资。木字火

注解:﹝释﹞此赋文有误,当读作──大抵以身命为本,加以福德之根源,为穷通之资。身命二宫,命为先天,身属后天,是故说「身命为本」。然而福德宫实为推算人一生格局的要领,福德主人的思想,人的一生,受其本人的思想影响甚大,是故说为「根源」。爱
字酉
星有同躔,数有分定,须明其生克之要,必详乎得垣失度之分。火
禄紫
注解:﹝释﹞「星有同躔」,即是星系,如武曲唯与杀、破、狼、天相、天府同躔,如是即构成六种武曲星系(加上独坐,故共为六种)。因为同躔的关系,所以便有生克,然而王亭之于深造讲义中论述六十星系,已将其生克关系融会贯通而论,故已不必再作专论(同时,亦已将其庙旺利陷融会,是故讲义中亦不别论)。斗数论生克,不如子平论生克的重要,因为斗数的星系生克已成固定格局(例如「武曲七杀」,必为金局),少了子平的生克制化等等变化,亦即是说,每一星系的躔次宫垣已属固定,星曜生克亦属固定、庙旺利陷更属固定,由是即可融会而但论星系。这不是不说生克、庙旺,只是融会之后更不必别说。亥数情
三婚感
观乎紫微舍躔,司一天仪之象,卒列宿而成垣。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动移。紫曜
主感聚
﹝释﹞斗数安列正曜,实先安立紫微,紫微定位,其余正曜即依之而安立,由是有十二星盘,此即所谓「司一天仪之象,卒列宿而成垣」。故此二句,实亦强调六十星系的分布。有人自称为斗数正传,却反对六十星系的建立,实在其人连《太微赋》亦未读通。至于说「土星苟居其垣,若可动移」,那是针对「五星」而说,于用五星推命时,土星居垣不动,而斗数中的土星(如紫、府、巨)则可依大限、流年而飞动,这是提醒用惯「五星」的术士,不可再依「五星」之例。(这种情况,于《全书》中比比皆是,是故可以看成那是用斗数代替五星的提示,亦可看成是神数派术士的重要转变)。命易

金星专司财库,最怕空亡。子爱

注解:﹝释﹞这是正曜与杂曜交躔的举例。武曲即是所说的「金星」,凡武曲六种星系,皆不宜与空曜同躔(空曜亦有种种分别,已详深造讲义之中)。六未
土巳
贪守空而财源不聚。官喜丑

注解:﹝释﹞这只是泛论。实际上,对情欲过深的贪狼星系(如贪狼与羊陀同会),反喜空曜化解,转变为才艺。此宜详阅深造讲义。星
壬卯
辰微
各司其职,不可参差。苟或不察其机,更忘其变,则数之造化远矣。火紫
感亥四
注解:﹝释﹞所谓「机」,即各星系的基本性质;所谓「变」,即与辅曜、佐曜、煞曜、化曜,甚至杂曜的同宫与会合,由是产生性质的变化。财喜

日理
例曰:禄逢冲破,吉处藏凶。忌堂
禄八壬
注解:﹝释﹞化禄最忌冲破,禄存次之。所谓「冲破」,即对宫见化忌。原局化禄受大限化忌冲破,最为吃紧。大限化禄受流年化忌冲破,一年不利。流年化禄受流月化忌冲破,只以轮行至化禄宫位的日子为虞,并非一月不利。原局化禄,不畏流年流月化忌冲破。大限化禄,畏原局化忌,不畏流月化忌冲破。流年化禄,不畏原局化忌,却畏大限化忌冲破。换言之,原局与大限、大限与流年、流年与流月之相互冲破皆吃紧,余则无碍。禄存受冲破,关系甚轻。此外,化禄又化为忌星,亦属冲破,皆主吉处藏凶,尤不宜妄行取财,对投机自然十分不利,即使竞争求财,亦主决策错误,或资金不继。若外出求财,尤妨交通意外,或遭人暗算。(近年有一台商在大陆遭灭门之祸,一台湾读者托人带他的命盘给王亭之,即是廉贞化禄于大运化忌,壬年会武曲化忌。该台湾读者熟读王亭之的深造讲义,已劝其不可外出求财,然而此商人在香港逗留时,慕名往一术士处算命,于是决心前往,结果悲惨收场。江湖术士精于包装,往往害人不浅,此中因果难言。)亥聚

马遇空亡,终身奔走。易亥斗
忌财
注解:﹝释﹞「马」指天马。空亡则指「截空」与「旬空」。天马与空曜同宫,为空马,主奔波劳碌,劳而少成。又或频频转工,总不理想。数
但若空马宫垣的星曜吉美,则主于外乡白手兴家,若株守家园则反劳碌无成。──再将星曜性质推广,这又或者是利于转换工作环境。再者,「终身奔走」对现代人来说未必是坏事。现代人移民外地,然后回本土经营,于是两地奔波,亦合此占例。又或者常川梭两地经营两边的生意,亦合此例,故不可一概而论,仍应依星垣中的正曜星系为主,以作推断。易戌
运水
紫壬六
生逢败地,发也虚花。情午
微数卯
注解:﹝释﹞沐浴一星所躔宫位,即所谓「败地」。只论顺行局,所以长生必在申、寅、已、亥四宫垣,而败地则必在子、午、卯、酉。所谓「生逢败地」,即命宫在沐浴所临的宫垣,主耗散。然而仅据一星曜即作断论,说为「发也虚花」,过嫌武断。败地再加耗散性质的正曜,如天机;或反复性质的正曜,如破军,且整个星系性质不良,如有阴耗等杂曜,然后才能说是「发也虚花」,彷佛过眼烟云。感水
辰情
聚四
绝处逢生,华而不败。三
感聚
注解:﹝释﹞这两句赋文是跟上两句赋文对举而言。「绝」星必在申、寅、已、亥四宫,与长生同。长生在申,则绝于已;长生在寅,则绝于亥;长生在已,则绝于寅;长生在亥,则绝于申。江湖流传的诀法是,若命宫临绝地,但行至长生临的宫垣为大限,则主荣华。谓之「绝处逢生」。此诀非中州派所传。但如今连这江湖诀法亦失传了,变成说是由正曜生起宫垣的绝星,此非正确。六
命感

星临庙旺,再观生克之机。爻酉聚
寅申
注解:﹝释﹞所谓「生克」,有二。易堂
一为宫与星的关系,如贪狼木,居子宫垣受生,居午宫垣则泄气之类。二为星与星的关系,如「武曲贪狼」星系,贪狼木受武曲金之克。戌午土
所以星曜虽然以庙旺为「数」,但亦要视宫与星的生克。关于这点,其实只须了解六十星系的性质,就已经包含了庙旺利陷与两种生克的原理。此如「廉贞贪狼」星系,只能在已、亥二宫垣内,同时一定落陷,所以在「深造讲义」讨论这组星系时,实在已经将种种因素考虑在内。如已宫的「廉贪」,贪狼泄气太甚;亥宫的「廉贪」,贪狼则有亥水相生。因此,赋文特别提出这点,实在因为中州派六十星系的诀法未曾流入江湖,所以术者便只能依此作为推断的原则,但亦可谓不无见地。聚卯
星壬亥
感辰
命坐强宫,细察制化之理。土座字
官喜财
注解:﹝释﹞所谓「制化」,即是复杂的生克关系。例如「廉贞破军」居卯宫,卯木受破军水相生,同时卯木生廉贞火,所以破军水对廉贞火影响就很少,以有卯木作为调和之故。但当「廉破」坐酉宫时,破军水受酉金相生,克廉贞火的力量就重。这些「制化」关系,亦已详于六十星系的性质之中,因为是固定的格局。爱禄壬

主聚
日月最嫌反背。斗
未寅
注解:﹝释﹞由广而言,凡日月居陷宫都可称为「反背」,由狭而言,则以太阳居亥宫,太阴居已宫,为性质敏感的反背。所谓反背,其实主要是消极,或由消极变为虚浮(太阳反背易浮夸),或者阴暗(太阴反背多负面)。又不只命宫不宜见反背,六亲宫垣见反背,都有特殊性质,难以在此一一详论。曾见过一个命盘,子女宫太阳反背,会煞,结果晚年受子牵累,名誉大受影响。此即可作为一个例子。易爱斗
金配财
木水
禄马最喜交驰情子
官酉金
注解:﹝释﹞由于天马只居申、寅、已、亥四宫垣,所以亦必是这四宫垣的禄存,才能与天马同度或对照,如是即是「禄马交驰」。禄存的禄为不动之禄,例如固定收入。凡固定收入都必有限度,因此便喜欢天马来加强它的活力,是故「禄马交驰」便意味着是一个新局面的开始。然而凡「禄马交驰」,必须迭禄迭马才成真格。这即是原局的禄马,迭逢大限的禄马;大限的禄马,迭逢流年的禄马。「禄马交驰」须妨忌星冲破,此即「吉处藏凶」。化禄遇天马,不称为「禄马交驰」。但「禄马交驰」又逢化禄,则可以加强运势。配
丑壬座

倘居空亡,得失最为要紧。若逢败地,扶持大有奇功。聚
座禄
注解:﹝释﹞星系碰上空曜同度,须细详其变化,如桃花逢空曜可以化为才艺之类,即所谓「得」。此详于「深造讲义」,于此很难细说。紫
「败地」句,即前文「生逢败地」。所谓「扶持」,最喜见禄存、化禄(尤喜见禄存与化禄同会)。见化权、化科,一般来说亦可以说是扶,但却仍应参考星系的性质,是否适宜化权、化科。爱主八
金曜
紫微天府,全依辅弼之功。四木
卯辰主
批注:﹝释﹞紫微为北斗主星、天府为南斗主星,日生人以太阳为主星、夜生人以太阴为主星。凡命宫见主星,都须要见辅佐之星,如左辅、右弼,文曲、文昌等同会或冲照,此不但紫微天府二星为然。「辅弼」即辅曜与佐曜,不单指左辅右弼。此外尚有一些对星,亦可成为辅佐,如「三台、八座」、「恩光、天贵」等。座

火情易
七杀破军,专依羊铃为虐。微理
午巳壬
注解:﹝释﹞这是说七杀、破军,不喜见羊铃,其实见火陀亦有同一性质,令人生忽生挫折──挫折的性质,须详十二宫而定。四煞之中,以「羊铃」及「火陀」的组合,最具破坏力与创伤力。其中又以「羊铃」为甚。其实不只七杀、破军忌羊铃、火陀,武曲亦忌,是故有「武曲羊陀兼火宿,丧命因财」的说法。壬易
财财

诸星吉,逢凶也吉。诸星凶,逢吉也凶。喜主
微曜三
注解:﹝释﹞这是指原局与流限的关系。若原局命宫吉,而且强有力,那么,当行至大限命宫为凶曜时,不可立即说之为凶,因为性质另有变化。若原局命宫凶,而且强有力,那么,当行至大限命宫为吉曜时,亦不可贸贸然以为吉利,因为亦主性质变化。兹举「深造讲义」中的一个例子来说明──「紫府」一般不喜经行天梁躔度的宫限,因为天梁不带领导性质,若运限逢此尚无大碍,仅主退居幕后,而其时已为「紫府」的老运。倘流年经行天梁的宫度,有煞忌来会,主明升暗降。由这例子,即可见星系性质的变化,不单以吉凶而论。江湖流传的口诀,往往只能依其大意,不可凿实,只论吉凶而不讲究「星系遇星系」的变化。巳

亥理
辅弼夹帝为上品。曜

注解:﹝释﹞此论紫微。左辅、右弼夹紫微,只有四个宫位有可能。三月生人,紫微在未;五月生人,紫微在未;九月生人,紫微在丑;十一月生人,紫微在丑。紫微在丑、未二宫,必为「紫微破军」星系。得左辅右弼相夹,可以将动荡不安的本质化为开创力。亦即可以一方面稳守,一方面更新,是故称为「上品」。其实,辅弼不必「夹帝」,紫微凡与辅弼同会冲会,都主增加紫微的安定与开创,亦即是按部就班、顺水推舟的开创,比较不费力,因此亦可称为「上品」。三紫

酉卯
桃花犯主为至淫。六聚
未官
注解:﹝释﹞「紫微贪狼」星系,名为「桃花犯主」,以贪狼为桃花、紫微为主。这时,紫微必在卯、酉二宫。紫微在子、午二宫独坐,对宫必为贪狼,亦可称为「桃花犯主」,但性质比卯、酉二宫的「紫贪」优秀。前者若有辅佐诸星引从,或同会,可以说是风流儒雅,后者若会凶忌诸煞,可以成为伧俗下流。「紫贪」会桃花诸曜,或会昌曲,最怕发展成为风流自赏,易成心理障碍。若为命宫,须看福德宫的天相是否良好,假如天相又不吉,那么,便容易心理不正常。若「紫贪」为福德宫,命宫必为天府独坐,天府若吉,只是物欲;天府若凶,则物欲、情欲两皆泛滥,要用后天人事来加以节制。主酉微
日子
财座命
君臣庆会,才擅经邦。运
忌婚
注解:﹝释﹞君指主曜,尤指紫微。臣指辅、佐八曜,以及一些对星(恩光天贵、三台八座等)。所谓「庆会」即是同度、冲照、相会。唯紫微则以前后相夹亦为「庆会」。紫微的前后相夹,不必一定要实夹,亦可以虚夹如紫微居子,丑宫无正曜,所以辅佐诸星若在未宫,即可借入丑宫,如是即成「虚夹」,只其力量略较实夹者为小。「君臣庆会」的格局,利于开创,同时亦主有声誉,而且不畏宵小作梗,由是说为「才擅经邦」。亥辰金
戌巳卯
未八
魁钺同行,位居台辅。禄
未斗
注解:﹝释﹞坊间将「魁钺同行」解释为魁、钺二星分居命、身宫,很不合理。依照起例,魁钺居命、身宫,只有辛年三月寅时生人、辛年三月卯时生人等少数几个情况,这只可以称为孤例。若魁钺同会、冲会,固然好,但却不能说是「位居台辅」那么贵气,所以这是一句凑合的赋文,但求与上句对仗工整,便不惜夸大其词。这亦往往是江湖的通例。理木子
三爻聚
金紫
禄文拱命,贵而且贤。卯木火

注解:﹝释﹞所谓「禄文拱命」,是禄存与文昌、文曲同会于命宫。化禄不入正格,冲会力量甚小。此如壬年生人,命宫在亥,禄存同度,昌曲分居卯、亥二宫垣,即合此格。然而这「禄文拱命」的星系,只是增加正曜星系的声望,并不能说凡「禄文拱命」即「贵而且贤」。是故仍然要详命宫正曜星系的性质来决定。禄文同会,禄存化为贵,其固定入息即由地位而来。同时,文星主气质高尚,所以说是「贵而且贤」。有人将赋文改为「富而且贵」,那大概是认为禄存主富,文星主贵,实在是误解,此盖不知禄存可以化为贵。运星
申子
丑聚
日月夹财,不权则富。座爱运
四堂财
注解:﹝释﹞「日月夹财」的正格,是紫微在已亥的星系。如「武曲贪狼」在丑为命宫,「太阴天同」在子、「太阳巨门」在寅,那便是「日月夹财」,以武曲为财星故。另一个结构是紫微在子、午的星系。命宫在辰戌,太阴在已亥独坐,卯酉宫无正曜,借对宫「太阳天梁」安星,亦为「日月夹财」,这时,以命宫「廉府」的天府为财星。然而这个结构,天府必须得禄始合格。如天府不得禄,可是来夹的太阳或太阴却化禄,便可以补救天府不得禄的缺陷,又或者天府不得禄,但来夹的太阴或太阳却与禄存同度,亦同样可以补救。凡「日月夹财」,由于正曜星系的性质,往往有感情与理智、情欲与物欲的冲突,故不可一概而论,只能大致上来说,或偏于权力、或偏于财富,所以说「不权则富」。字木
水禄爻
忌堂酉
马头带箭,镇卫边疆。金申

注解:﹝释﹞午宫坐命,擎羊同度,即是「马头带箭」(又名为「马头带剑」)。卯三申

正格为七杀独坐命宫。余者皆不入格,仅天同守命,多少带一点「马头带箭」的性质。凡七杀与羊同度,都主人生多挫折,少际遇,不过却主权威,喜行廉贞化禄,武曲化禄、天同化禄的宫垣,即往往为人生发越振奋的关键。然而以年岁而言,行廉贞为第三个大限,嫌太早,只能视为发韧,是人生的开端,于要延至第六个大限始见天同,又嫌太晚,所以「马头带箭」守命的人,于中年很难得志。在古代,即将这种命格譬为「镇卫边疆」,此即以汉将军李广为例,李广守御匈奴,战功显赫,终身不得封侯,又终身居于边塞,便正合此例。在现代,往往是一个机构中的中级人员,有重任便由他负责,有功劳却给上司占去,但他是机构中无人不知的重要人物。倘能成「雄宿干元格」,亦即得禄(尤喜见廉贞化禄),则不可称之为「马头带箭」,主劳而有成,一发即终身有福。命六寅
刑囚夹印,刑杖唯司。紫星
亥易理
注解:﹝释﹞印指天相。刑指天梁、擎羊,囚指廉贞、陀罗。所以天相与禄存同度,必有羊陀来夹,即非全美。但若天相会天府禄存,便可化解「刑囚夹印」的性质。天相亦不喜刑忌来夹,巨门为暗星,亦视为忌。凡遇凶夹,天相坐命的人多给人诿过于自己,或受人误会,以致招惹是非。故逢此命格的人,应该主动解释,否则愈怕开罪人,愈易开罪人。吃力不讨好,愈怕愈是非。丑金

字水堂
善荫朝纲,仁慈之长。戌子婚
曜酉六
注解:﹝释﹞天机化气为善,天梁化气为荫。「朝纲」是指天机、天梁朝会天同。因为天同化气为福,所以最喜善荫二星化吉相会。这个格局,以禄权科三化吉来会,才成合格。不过,格局亦有缺点,那就是当成「三化吉」的结构时,天梁一定见禄存,同时巨门亦必化为忌星来照会。这都是易引起误会,易发生纷争的格局。因此天同守命,见机梁化吉,虽说是「仁慈之长」,但恐亦难免是非诽谤。所以,这不是一个完美的星系结构。情
酉水

贵入贵乡,逢者昌禄。忌财

注解:﹝释﹞这是一个过份重视天魁、天钺二星的口诀。所以便以魁钺入命宫为「昌禄」,事实上,命宫逢贵,只是人生多一点机遇。四
婚丑酉
座财土
财居财位,遇者富奢。亥情丑
官辰
注解:﹝释﹞财居财位,即是财帛宫见财星。所谓财星,指武曲、天府。中州派则加上太阴。武曲主行动,太阴主计划、天府则主积聚。如今有人将红鸾、天喜亦看作是财星,那就未免将财星的范围放得太广。命四四
星婚
巳数
太阳居午,谓之日丽中天,有专权之贵,敌国之富。子禄
字禄辰
注解:﹝释﹞太阳在午宫,又为命宫,便成「日丽中天」的格局,主贵。因为必同时借会申宫的天机太阴(借入寅宫与太阳相会),申宫的太阴主富,所以说为「专权之贵,敌国之富」。然而这个星系结构,太过光芒四射,加上会天机亦有发散的性质,所以必须能适当收敛,然后才能成美格。所谓适当收敛,一为会照文曜,一为对宫的天梁有力(无煞忌侵扰)。会文曜时,人能儒雅,自然就不轻浮;会有力的天梁,便有适当的自律。巳火情

巳财
太阴居子,号水澄桂萼,得清要之职,清谏之材。座子

注解:﹝释﹞本来太阴主富,「水澄桂萼」的格局却主清贵,关键即在于福德宫。凡太阴居子为命宫,福德宫必为太阳巨门,福德宫主思想,若太阳巨门的星系见禄、权、科三化吉,则思想正直,不阿私曲,而且敢言(特别是巨门与化权、化科相会),所以古代即称之为谏官,即是御史。在现代,「水澄桂萼」格局的人,很可能是有公信力的政治评论人。寅理
感禄金
官婚
北帝破军同垣,一呼百诺。主

注解:﹝释﹞这是指紫微破军星系。破军能受紫微?制,便成为创造力,否则,便只是破坏力。有些人不满现状,于是突破,改变了人生的命运。有些人同样不满现状,可是却只是不安本份,由是造成人生的坎坷。这便是创造力与破坏力的分别。因此「紫破」星系的紫微,一定要得「百官朝拱」,然后才能成为美格,倘若是「在野孤君」,自然没有「一呼百诺」的可能──可是,这命格的人,又一定不甘心应诺于人。禄主曜
数午

文曲破军寅卯,众水朝东。寅
三卯寅
注解:﹝释﹞文曲称为暗曜,破军化气为耗,所以破军与文曲同躔,即是暗耗的组合。说为「众水朝东」,即譬喻财帛耗散。赋文说是居寅卯宫的文曲破军不吉,实际上居亥、子、丑三宫尤其易于耗散。文曲破军同宫,再见煞忌,或见阴暗的杂曜(如天巫、阴煞、破碎、咸池等),假如是命宫或福德宫,须妨一生自作自受,作茧自缚,必须以「聪明反被聪明误」为戒。丑子字
火戌

日月守不如照合。日

注解:﹝释﹞「日月守」即是太阳太阴同宫。这时候,太阳若明则太阴必暗;太阴若明则太阳必暗,因此便成为名利上的冲突。假如是「照合」(在三方合会,或在对宫照会),则有可能同时得到并明的日月,因此便有「守不如照」的说法。斗三情

四壬酉
荫福聚那怕凶危。喜数
命金巳
注解:﹝释﹞「荫」指天梁,「福」指天同。天同天梁同宫,即是「荫福聚」。说「那怕凶危」,并不是说一生并无凶危。恰恰相反,是一生多凶危,只是结果无事而已。──有一位国民党人,抗日战争时,遭日军四次逮捕,两次判枪毙,结果都化险为夷,他的命宫,即是「福荫聚」的格局。水聚

紫巳戌
贪居亥子,名为泛水桃花。六命

注解:﹝释﹞贪狼居子,与擎羊同度;贪狼居亥,与陀罗同度,即成「泛水桃花」的格局。仅有羊陀会照则不是。成此格局的贪狼,夫妻宫一定不好,如贪狼居子,夫妻宫必见武曲化忌;贪狼居亥,夫妻宫必为无禄的天府,所以古代的女命,即以此格局为不吉祥,由是以「泛水桃花」来形容其飘泊。然而,这却是才艺的星系组合,所以虽然婚姻不好,在现代却可能成为艺人。水


星运
刑遇贪狼,号曰风流彩杖。戌运
八壬子
注解 :﹝释﹞「泛水桃花」主要指女命,「风流彩杖」则指男命。所谓刑,指陀罗。本来擎羊为刑、陀罗为忌,赋文于此稍有混用,因为这格局是指贪狼坐寅宫,与陀罗同度,即成此特殊格局。凡命宫见「风流彩杖」,福德宫一定是紫微天相星系,而且紫微必化科,所以古代说人聪明、风流。然而这命局却易受情困。午爻
星水
亥土巳
七杀廉贞同位,路上埋尸。戌星

注解:﹝释﹞赋文原意指客死异乡,但许多术士却将这组星看成为交通意外,这其实是很大的误会。廉贞七杀在丑、未二宫同度,若性质优良,称为「雄宿干元格」,但若煞忌诸曜会合,则主落落寡合、郁郁不得志,同时主离乡背井,因此便容易客死异乡。字
如今有些人,凡不在出生地死,认为都是客死异乡,所以便将这组星解释为交通意外,殊不知在异地成家,以至终老,古人都不认为是客死异乡,因为既有家庭,便不再称为「客」。再说,交通意外的星系,并不只廉贞七杀,即太阴天机亦主有此克应。所以不可一见廉贞七杀同度,便叫人不可旅游,甚至不可外出公干。土
巳巳
火星
破军暗曜共乡,水中作冢。日火
木配
注解:﹝释﹞一般人只知道巨门化气为暗,却不知文曲为暗曜,所以很奇怪破军与巨门如何能够「共乡」。其实赋文的意思是说,破军文曲在亥子丑三宫同位。为甚么专指这三个宫垣呢?因为赋文其实应该这样解读:「破军暗曜共乡水中、水中作冢」,这是中州派的传授。除此之外,武曲贪狼与文曲同位,化曜煞曜不吉,亦主水险或水厄。这是很靠得住的征验。数亥婚
主辰
禄居奴仆,纵有官也奔驰。婚子

注解:﹝释﹞由这句赋文,可以见到斗数在江湖流传的情况。凡禄存居奴仆宫(如今美其名为「交友宫」,意义其实不够准确),则擎羊必在迁移宫、陀罗必在事业宫(古称官禄宫),照会命宫,故主奔波。这句诀传入江湖,不说为「羊陀照命主奔波」,却变成如今的样子,那是弄点小小玄虚。然而到了结集成《全书》时,却添了这样的注文:「假如身命宫星平常,奴仆宫遇权禄吉曜,以为美论,只是劳碌。」这是望文生义的解释,真的是不注还好,愈注愈错。奴仆宫吉曜集中,还有化权,而自己命身宫弱,那就叫做「恶奴欺主」,绝非「以为美论」。由此可见,一个征验传入江湖,先转变形式,如羊陀照会变为禄居奴仆,然后就变成改变意义。所以对于坊间流传的诀法,若不追究本源,只盲目附和,则必失口诀的真相。聚堂喜
婚曜
亥丑爱
帝遇凶徒,虽获吉而无道。日
字申
注解:﹝释﹞帝,指紫微。赋文说的紫微,不专指紫微独坐。紫微星系不成「百官朝拱」的格局,亦不成「前后引从」(辅佐诸曜及一些成「对星」的杂曜,如恩光天贵等,不坐守或不照会于父母、兄弟二宫),则可能出现两种情况─一是「在野孤君」,即全无吉曜照会。一是「无道之君」,即照会的吉曜力量不足,而煞忌刑曜则势力鼎盛。赋文说的即是「无道之君」的情况。所谓「无道」,是不近人情的意思,非如后代注文说为「人心不正」,二者实有分别。理斗木
亥子

帝坐金车,则曰金舆扶御辇。戌
木土字
注解:﹝释﹞帝坐金车,指紫微独坐于子、午二宫。尤指午宫,以午为日丽中天,阳光即是金光,所以称为帝坐金车。《全书》的注文说:「假如紫微守命宫,前有吉曜来呼号者,是也。」午宫以未宫为前、巳宫为后。若命宫在紫微,未宫则必为父母宫。所以这句赋文,实际上是指「前后引从」,即父母、兄弟二宫有辅佐及吉杂守照会合。看斗数,凡天相必看夹宫,看紫微,其实也是一样,无论看原盘抑或看流盘,都须看有无忌煞二曜相夹,有则可能「在野」,亦可能「无道」。相反的情况,即是这句赋文所说的「吉夹」。紫微遇吉夹,地位必不居人下,以有辅佐之故。这个格局,因此亦称为「前后引从」。堂未曜

喜财
福德文曜,谓之玉袖惹天香。财财情
申壬
注解:﹝释﹞如今的坊本,误刊为「玉袖天香」,这是因为这句赋文另有一个版本,说是「玉袖添香」,江湖流传就变做「玉袖天香」了,玉袖添香可解,玉袖天香则不通。后来又改为「玉袖惹天香」,那又通了。玉袖惹天香,意思是官袍的袖,沾上帝殿所焚的香气,意思即是能近皇帝,引伸为可以亲近贵人。文曜指文昌文曲,这两颗文曜,在命宫不如在福德宫,福德宫主精神、主品格、主修养,所以福德宫见文曜,才有这克应。然而时至今日,能近贵的人,未必都有学识修养,因此这句赋文,恐怕就不能作为近贵而论,只克应于其人质量高雅这一方面。忌配六
卯座聚
主情
太阳会文昌于官禄,皇殿朝班。爻忌
字曜
注解:﹝释﹞这句赋 文,在钞本则为「玉殿传胪」,今经《全书》改动,便失原意。会试发榜,高唱姓名,以考二甲第一人者唱名最先,一甲的三名(三鼎甲),即状元、榜眼、探花,反而呼名最后,这就一如现代的选美,冠军最后唱名。所以,二甲第一人便名为「传胪」,即是呼唱名号的开始。「玉殿传胪」,即是科名得意。可是改为「皇殿朝班」,那就是功名得意了。科名不同功名,考试得意不等如事业得意,所以改动错了。太阳会文昌,不一定要在官禄宫(事业宫)才利科名考试。命宫见太阳、天梁、文昌、禄存,称为「阳梁昌禄格」,尤主科名得意,古人认为是状元之命。易
忌未寅
字未
太阴会文曲于妻宫,蟾宫折桂。八
财婚水
注解:﹝释﹞「蟾宫折桂」,亦即利于科名。其实,当太阴守夫妻宫见文曲时,很大机会于命宫或福德宫、或官禄宫见太阳、天梁、文昌,利于科名,跟全盘星系组合有关,不单看妻宫而定科名。但「太阴会文曲于妻宫」则另外有一个意义,那就是一生得岳家提携。聚
忌辰

四火易
禄存守于田财,堆金积玉。酉
字辰
注解:﹝释﹞「田财」指田宅宫与财帛宫。禄存见于此两宫,即赋文所指。古代之富由于积聚,即所谓「钱生钱」,尤其是田宅宫见禄存,主由田地房宅起家,加上若能积蓄,则自然家道丰饶。财帛宫若见禄存,实在不如田宅宫见,因为禄存主固定入息,例如房租、利息,财帛宫见固定入息,远不如田宅宫见固定入息。只是在古代社会,以固定入息为主,是故便不作分别。若在现代,财帛宫见禄存恐怕只是中产阶级而已,一个不好,反成负资产。易座未
火日
数忌
财荫坐于迁移,巨商高贾。财爱曜
注解:﹝释﹞这句赋文,要拆开来解:「财坐迁移,巨商。」「荫坐迁移,高贾」。商不同贾,古称「行商坐贾」,行商流动,坐贾则稳居一地,永不迁移,这是古代的社会情况。因此,赋文的意思等于说,武曲(财星)坐迁移宫,利动以求财;天梁(荫星)坐迁移宫,利静以求财。明白动、静的分别,对现代人的征验便容易许多,因为如今已少商、贾的分别。

loading...

0 nhận xét Blogger 0 Facebook

Post a Comment


 
Tử vi - Phong thủy : Vận mệnh của bạn do bạn làm chủ ... ©Email: tailieuchogiaovien@gmail.com.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How to best
Về tôi: Tôi không phải là thầy bói, thầy địa lí, thầy tử vi nhưng người ta vẫn gọi tôi là thầy!.
Nội dung trên website này chỉ sưu tâm trên mạng internet.
Liên kết:Bantintuvan|tailieusupham|khoahocsupham|SKKN hay|Soidiemchontruong|dayvahoctot|diemthivao10hoctrenmobile|


Link:Bantintuvan|tailieusupham|khoahocsupham|SKKN hay|Soidiemchontruong|dayvahoctot|diemthivao10hoctrenmobile|tradiemthituyensinh|How to best
Top